Wednesday, March 6, 2013

如果政府與社會讓我們灰心失望

李翔宙請辭申退 軍方內鬥說再現 2013/08/09 
【聯合晚報╱記者高凌雲/台北報導】

李翔宙請辭 國防部:絕無此事
2013/08/09 
(中央社記者陳培煌台北9日電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除非我腦子有漏,不然這兩個說法:

「李翔宙有請辭」「李翔宙沒有請辭」這兩個報導之中只有一則為真。
這個情況,真是熟悉。

「不意外」是跑進我腦中的第一個想法。突然,我想起這幾年懂得的事情:
「不相信」
尤其是,應該要重視誠信的官方立場和報導真相的新聞媒體。
這麼荒唐可笑,卻又這麼自然而然。

官方立場可以因為面子考量、本位盤算,而睜眼說瞎話。
官方立場可以因為上級授意而見風轉舵,甚至掩滅證據。
官方立場可以因為選舉競爭而曲解事實,掩耳盜鈴。
官方立場分析到底,往往是不堪聞問的機關立場或個人野心。

媒體報導可能是買來的業配而不是基於調查的真相。
媒體報導可能是捕風捉影、道聽塗說而不用詳細查證。
媒體報導可以只其於來路不明的網友無腦激動的發言。
媒體報導可以與廠商或藝人的公司套好招的變相廣告。

這就是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經驗和言論自由?

我確實有認識認真而努力的新聞記者。我也知道在政府裡有善良聰明的人。
不是每一個政府行動都來自私心,不是每一則報導都是謊言。
但是令人遺憾的是,虛假和偽造,在這兩個最需要信賴的領域竟然「不少見」,

而且常常曝露地如此粗糙明顯,而且在被看穿後毫無羞赧
而人民竟然得需要依賴自己的小聰明,訓練自己在閱聽訊息時,先告訴自己:不要相信。

日前(我尊敬的)資深記者劉屏,寫了一篇關於「洪仲岳案」的文稿
討論在美國虐兵至死的事,並沒有需要追究到高層。
我很意外他竟然看不出來,我們並不是一定要誰「償命」
而是驚訝於證據被掩蓋和銷毀,上級竟然無動於衷,
甚至可能涉及包庇或教唆。

這也就是為什麼白宮風雲、新聞編輯室,
talk of the nation (美國新聞節目) 讓我敬佩嚮往,賺了我不少眼淚。
這些人,真實的人或虛構的人,在錯綜複雜的世界中,
為了維護我們賴以生存的「真實及信賴」付出努力與代價--
至少至少,在犯錯後能坦承和道歉。

最後,想回答有時候被人問到的問題:
「X國好像比較好,為什麼不移民/留在當地?」
原因有很多,有一個是:我不認為自己有弱小、膽怯到,
需要躲到一個別人努力建構和維護良好社會去坐享其成。

英、德、美、荷蘭、芬蘭…都是有演化的歷史,
有一群人努力爭鬥,將社會從寙陋推向完善,而且爭鬥仍然持續。
任何社會的先進、美好、卓越,都是爭鬥而來,不是天生而成。
如果我沒有努力和付出,投機地依附別人努力的成果,
我看得起自己嗎,我如何面對我所重視、所尊敬的人?

台灣今天在半光明半黑暗的灰色地帶,
是有可能在我們這一輩的努力和智慧之下,
往良善的方向推進,我們有這個潛力。
但也有可能在我們的放棄與膽怯之下,被貪婪與自私吞蝕。

也許,我們總可以選擇,逃離養育我們的家鄉、遠別我們所愛的親友
到一個由別人撐持的天地,蔭蔽在別人的努力下,過著有吃有住的小日子。
也許,那也是一個可以選擇的故事。但我選擇不那樣寫我的故事。
也許,我們的努力會失敗而付諸流水。但我始終沒準備好不戰而降。

我一直說我不是個容易受外在影響的人,但似乎,我還是被影響了。
寫到這邊,才發現這篇文章的起首和結尾有點不搭調,
所以我決定為它下個標題。


並以這句話,作為本文的結束。
We are all in the gutter,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. -- Oscar Wilde

 

1 comment:

YU CHAIO said...

"我不認為自己有弱小、膽怯到,
需要躲到一個別人努力建構和維護良好社會去坐享其成。"
感覺得到你的堅定,一直以來在這個領域上的努力令人感動,請繼續加油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