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rch 19, 2014

信任解體,換手審議 -- 既然已經不信任僕人,主人就示範一手讓大家瞧瞧

    今晨的台灣,讓我想起法國大革命。

    自秤斤兩,在貿易和產業方面我都不是專家,所以我對於「審服貿的結果」,從來沒有發表過意見。但這兩天,學生和人民對服貿審議程序正當性的焦慮沸騰,攻入立法院,從歷史和政治來看,期待服貿有一個良好的審議結果已是奢求,我們可能更要先解決更上游的問題 -- 「由誰審服貿」-- 這,就是法國大革命的火線。

    先用最簡單的說法談談法國大革命。因為在十八世紀,法國政府發動海外戰爭、奢侈浪費,財政破產,亟欲加稅。當時的法國議會,乃是「三級議會」,由貴族、教士、平民三級組成,大致上一級一票。

    於是,無論怎麼審案,享有特權的教士和貴族一個鼻孔出氣,這些人執政決策的錯誤,都不負責,所有的負擔和犧牲,都由平民階級承擔。法國人民最終了解,如果議會是這樣審議,他們不能再信賴議會。

法國大革命前的議會

    法國大革命,起因是國民對當前議會代表性與效能不再信任,革命的結果,是十年的混亂和殘殺,台灣當然不可以走上這一步。但我們現在的困境,確實和法國大革命之前很像 -- 立法院的代表性與效能,我們發現無法再信任。

    服貿可能是雙刃劍,可能帶來台灣的商業機會,讓我們的經濟在絕處逢生。但服貿也可能傷害一些企業和就業人口 -- 這件事,亟需由有智有能有經驗可信任的人,以公開、透明、有效率的方式審議。偏偏,現在負責審議的,是藍綠兩大黨主政的立法院。而他們 -- 做不到。

    這兩大黨,或者背負著對中國大陸方反對或親近的情結,或者背後有因服貿受惠或受害的企業指使,數個月以來,就是不願意用我們可信任的方式審議服貿。或是粗糙通過,或是怠惰杯葛。

    立法委員不適任的問題,尤來已久。立委當選,往往決定於親族樁腳、跑紅白帖、在法條邊緣游走的「選民服務」。立委和任何政治人物,需要選舉,背後的金錢來源,更是不堪聞問;選舉之後要還人情,或是要利益回饋,正是台灣政治敗壞的核心原因。

    這些人,是我們選出來的。寬宏的台灣人,許多年來,也忍著,容語這些人當我們的面耍猴,眼睜睜看著他們把一件又一件的事搞砸。在張慶忠三十秒通過法案的那一刻,許多人決定不能再忍。

    這一次,台灣人民顯然無法允許。服務業佔台灣七成的生產值,服務業垮,台灣連灰也不剩。更別說服務業之中,還有包括通訊、出版、廣告…和言論自由、通訊自由、個人隱私相關的產業領域。

    服務業,這個代價太大了。衝進立院的學生,或現在圍坐在立院外的學生,或像我這樣在各地看著新聞的大眾,顯然不再信任,由張慶忠那樣的立法委員,或其他的一丘之貉、烏合之眾,來審服貿 -- 無論是通過,或是不通過,或是繼續僵持。


2014/3/18中華民國的立法院

    如果這樣,這一次,這麼重要的議案,這麼關鍵的時機,我們何不來做點新的事。既然已經進入立法院,就不要白佔著。何不就在立法院,做些立法院之中本來就該發生的事 -- 例如,一次像樣的審議,一次讓立法委員、讓國人、讓世界,能認同,有水準的審議?

    現在佔據包圍立法院的學生和群眾們,可以架起 iphone ,即時轉播。邀請社會上具可信度、具代表性的人進入議場,逐句逐條,理性、多元、公開、透明辯論。而這件事,公民們即任退出立法院會場(無論主動或被動),仍然可以做。

     強調,我無意提議,在場做任何表決,或是任何有「法律效力」的判斷決定。也許,經由多方對話結果,整理出一個多方認為最合適的版本,再提交行政、立法兩院參考,會是一個較具建設性的作法。如果主人已經不信任僕人的廚藝,主人也許遲早應該示範一手讓僕人瞧瞧,主人不只是會出張嘴。但是仍要慎重;若出岔子,我們真的可能步上法國大革命的後塵。

    也許這樣做,會是服貿爭議的出路。甚至,也許是個契機,可以扭轉台灣立法院僵死癌化的現象。


    其實,我想,除了這麼做,我們根本沒有選擇。不然,我們要相信哪一黨、哪一位立法委員的承諾,讓他們「現在開始好好審」?

    關於執行方法,請看這篇文章:將消極抗爭變成一場對談盛會 -- 打造典範的六項執行關鍵

12 comments:

Changjiang Bi said...

很有見地的見解,不過立法院諸公應該是不願意輕易妥協的。God Bless Taiwan!

chialang said...

希望這想法真能發生...

日本歷史的愛好者 said...

寫得真好!!
雖然我不認識格主,我也不是甚麼大人物,
但是我很認同格主這篇文章的內容。
我本人也支持這次學生的行動,
但是我不希望任何政黨介入,
尤其是民進黨主席號召全民進攻立法院,
為什麼要他來號召?
民進黨還不是想來沾光?
有政黨介入很容易讓民眾的訴求變調。

alex chen said...

要民進黨都不做任何表示,我想反而過於矯情,也不切實際
只是,分際如何拿捏,端看當局者的智慧了
再說,如今的群眾意識,只靠任何一個政黨的號召,我想是有難度的
這位來自對岸的在台陸生,反而看的很透徹
http://www.appledaily.com.tw/realtimenews/article/new/20140321/363791/?utm_source=FB&utm_medium=MWeb_Share&utm_campaign=%E5%9C%A8%E5%8F%B0%E9%99%B8%E7%94%9F%E7%9A%84%E5%85%AC%E6%B0%91%E8%AA%B2

老屁股 said...

本末倒置的協議,應直接宣佈無效退回,無須審議。

有關於這次的服貿,為什麼台灣人民會反感,我用一個很簡單的例子來解釋。
臺灣就好比一間公司,公司老闆就是臺灣人民;這公司是有個掌握公司未來的經濟命脈的部門(執政團隊),但這個部門決定任何事的權力是在於老闆(台灣人民)。

有一天這個部門的部長(總統)想要跟一間公司(中國)來一個所謂互利的長期合作(服貿),就私底下聊了很多可以合作的事宜,不但口頭上答應,還利用臺灣公司的名義簽了合約,等簽完了合約才回來跟老闆說有一個合作案很不錯,是跟一個中國公司的合作案,對方的條件開了多好多好,對我們絕對有利,並且可以給公司帶來相當大的利潤!當老闆還想搞清楚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時,這個部長就跟老闆說,放心沒問題,這個案子我們已經簽約了!現在也不能毀約因為是誠信問題!當老闆的就火了,就問【簽約之前為何不問我?!就算是很好也要問過我啊?由我來決定呀】!

這就是臺灣的現況。你說,你這當老闆的會不會把這個部長給炒了?!
但是我們現在什麼都無法做,做什麼都奈何不了這個馬政權!走法律途徑,法院它開的;上街頭走遊行,拉拉布條,和平的訴求,它看不到也聽不到!唯一的方法就是上街頭革命,讓全世界聽到臺灣人民對這個獨裁政權的怒吼!

Unknown said...

我很認同作者的態度,讓社會好好的審議。是因為立法院的無能,造成了今天的景象,不能還是簡單的用罵馬英九或是老K就以為可以解決問題了。

台灣不是沒有機會,我們都已經政黨輪替了。大家不是沒有工具,只是痛苦得面對無人可以信賴的窘境。

怪物 said...

說的真好. 這件事早該發生. 現在發生正是時候!!

Gordon Chen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Gordon Chen said...

每個立委至少要2.5萬票才能進立法院, 現在只有200票在裡面, 2萬票在門外面. 這些學生代表誰? 林飛帆陳為廷也只是民進黨青, 憑啥代表全部台灣人?

高長楊峻熏 said...

您真的寫得很好,如果像您期待地這樣做讓這次學運進入更深的意涵,變成未來優良的民主典範教材!但是我覺得難度實在太高,到底要找多少專家才算?專家願意參與嗎?這個公民大會要開幾天?主持人要非常地銳利 誰能夠勝任?一個銳利且懂經貿政治的主持人都難找 何況如您所言可能主持人要輪番換手? 想起來困難重重阿~ 我倒是有個想法,學生現在訴求退回服貿,政府打死不退,各有各的立場,重點是雙方都覺得自己是為台灣好,如果兩方繼續堅持己見,到最後這場學運怕會因為民眾無法久守(畢竟日子還是要過),整個不了了之。何不更改訴求,來個雙方面都可以接受的提議,不妨訂立個期限來個公投,這段期間內贊成方與反對方自己去透過各式的方法宣傳,各抒己見,尋求支持認同,到時候公投台灣要服貿還是不要服貿,公投結果一翻兩瞪眼,也許是個解套也說不定~ (但是贊成方的服貿內容也許要先定案,否則到時候贊成服貿即使獲勝,光吵內容這次的占領立法院可能又會歷史重演).. 一點想法!! 謝謝~ 作者為高長醫師

同加貿易有限公司 said...
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.
Chi shyang Su said...

太理想化了
如何做 如何進行 這就是重點
以台灣目前的問題-信任度不足而言 我認為可行性很低 不管結果如何都有人抗爭

所以 就請社會賢達彙整主要版本,以論述說服大家 再公民投票 結果如何 就請大家相互容忍

因為大家生活在一條船上 要就往前、往後 否則就原地不動 結果如何 也請大家相互容忍

否則怎麼辦 誰叫大家要生活在一起

既然大家有緣在台灣 就依民主法治程序進行 否則今天你覺得不滿意就可以...那其他人也可...

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次學運不是那麼容易號召 有本事你也可以 但不可否認 許多台灣人很容易被鼓動 現在要號召幾萬人應不是難事 只是苦的是一般人民

大家對這社會很多不滿,要改,請大家以法治程序來改,不滿意法治,請依程序修法,若論述說目前政府滿意度低,立法委員素質不佳,就請訴諸改選、罷免,若選出來的不合你意,亦請接受與容忍,否則把台灣分成數國,再不能忍受,移民也是一途 誰叫上帝要把大家生活在一起

生活在一起就是有緣,相互容忍、信任更是重要,尤其將來大家還有很多問題要磨合,少子化、國家稅收、核四...這些問題在近20年大家都會面臨到 也一定會引起抗爭 一起相互容忍、信任吧,不能解決就公投決定 大家煩的不是通不通過服貿,因為不穩定會引起大家不安 而是趕快決定下一步 至少穩定未來方向
而不管結果如何 我也會遵守 誰叫我這麼喜歡跟大家生活在台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