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iday, March 28, 2014

學運能不能救台灣 (上) -- 割癌瘤和調體質的論辯

    「你這幾天去現場了嗎?」開完會的短短午餐之中,有人提出這個問題。

    「沒去,我沒有要加入這些自以為是的人,這件事對我一點意義也沒有。」這個不熟的年輕人冷淡地說。

    一口茶差點嗆到,我還以為我聽錯了。

    自318學運發生後,我在臉書上看到年輕朋友的貼文,一面倒的支持學運。有些人態度猶豫,或是偶爾轉貼一些別人寫的,支持服貿的文章,少有人直接表達反對。那天,在一群朋友的討論之中,有人問起這個問題,我竟然聽到了一個意外的答案。

    這個年輕朋友我並不熟,他年紀約莫和我相當(三十上下),看起來比我更風霜一些,我不太清楚,也不打算仔細描述這個年輕朋友的背景。當我多問一些問題,這個年輕朋友,用一個略為不屑不耐的態度,低沉有力的嗓音,說了好一段話;我發現,那是我不會去思考到的視角。
施民德率領的倒扁紅衫軍,這場群眾運動,以人數而言,在台灣無疑空前,日後也難以超越。
今日再看這場運動,讓人百感交集。(來源)

誰的政治機會和言論自由?

    他的話之中,頗多問候別人家族成員的語彙,有些情緒和雜亂,我修飾整理之後,大致如下:

    「我是『台灣一般人』,沒什人比我更一般了。他們抗議,就我看來,不是幫助我這種『台灣一般人』,只是幫助他們自己。我很希望他們,在自以為代表、保護『台灣一般人』的時候,可以把我扣掉。

    他們當然可以去抗議,我管不著。就像我去喝酒把妹,他們也管不著一樣。但是,他們去抗議,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,就和我喝酒把妹一樣,都沒資格自以為是英雄、是慈善。

    從經濟來說吧。大部分的人都說,雖然有更多就業機會,工資也會提升,但是服貿後會貧富差距拉大,所以要幫我們『台灣一般人』上街頭擋服貿。但說真的,我覺得自己現在夠窮了,如果服貿後多一些錢,實在沒什麼不好。即使貧富差距拉大,不好意思,我覺得現在已經很大了,帝寶一坪多少錢?兩百萬?如果它變四百萬,對我有什麼差?一樣是買不起。

    我知道他們抗議的主要訴求是政治,是自由。那我們就來談政治機會和言論自由。不過,誰的政治機會和言論自由?

李到陳到馬,都從英雄變惡魔?

    先說言論自由,現在台灣言論很自由了,這麼自由的環境下,我們得到什麼呢?台灣本土電視台有好幾打,好自由,但最終還是被無腦的蠢節目壟斷。你說我們現在能抗議、能批評政府,很重要;但是,抗議,批評了這麼多年,政府變得很好了嗎?

    你說政黨競爭和選舉很重要,但每一個總統都是我們自己選的,你看看,你不是討厭李登輝更多於蔣經國、憎惡陳水扁更多於李登輝,現在又仇視馬英九多於陳水扁?每一個立法委員,都是我們自己選的,我們看到他們有事沒事不議事只鬧事,我們現在看不過去就把他們趕出議事廳,由我們自己來鬧事。

    在我看來,我,這個收入不多,工作普通,頭銜不高,沒有家世,沒有好學歷,也不會演講、不會寫作文的人看來,這些都和我沒什麼關係。

    即使能選舉,被選上的不會是我,不是像我這樣的人。我們選總統,一開始以為他多好,後來總發現他是爛的;每次選立委,我們一開始知道他很爛,後來總發現他還能比我想得更爛。我們也知道,總統,政黨、立委,無論怎麼選,他們背後都是財團、營造商、甚至還有中國 -- 無論服貿通不通過。

    追根究柢,這個學運爭取的政治自由,始終不是我的自由。我的言論,在台灣不會被禁,在大陸也不會被禁。因為關於政治,我本來就沒什麼言論。但我的言論,在台灣不會被視重視,在大陸也不會被重視。因為這個社會,也不關心我的言論。無論選舉或是不選舉,有機會當選的,對於政治人物有真正影響力的不會是我,或是我這樣的『台灣一般人』。」
近年因貪腐被判刑的台灣政治人物,貪腐也許是兩黨最大公約數。(來源)

民主、自由、平等的體質僵死腐敗

    聽完他的話,我靜靜地想了好一會兒。我知道自己並不全然認同他的話,但是,他似乎確實隱隱約約指出一些關鍵:我們抗拒外力(中共),我們指責個人(馬江),我們看到一個腫瘤,極力想把它切掉。但是,如果我們忽略了引發腫瘤的體質病灶,今天切了一個瘤,日後還會長出千千萬萬的瘤。而體質病灶是指,我們自豪且珍惜的民主、自由、平等,其實體質上已經僵死腐敗。

    我們曾經自以為傲的民主,現在,帶來什麼樣的政治機會、權力分配、治理成效…?曾經的人權律師、改革鬥士、法學博士、民主學者,這些我們曾經認為這麼值得支持和信託的對象,後來讓我們何等失望,我們曾全力擁戴的,現在全力嘲笑譏諷,一次又一次。我們若擔心中共控制台灣後停止選舉,但現在,選舉似乎也已名存實亡。

    我們不斷選舉、不斷言論,不斷罵政府,政府被我們罵好了嗎,政治人物被我們愈選愈好了嗎?我們造了神,很快卻又發現只是神棍,下一個神,又能救贖我們嗎?

    在318學運初始,我寫了文章呼應這個運動。但與這個朋友談話之後,我減少發言,觀察思索那些更重要長遠的體質問題。

    學運總會結束 -- 我希望。

    學運之後,部分人在事件中灰頭土臉,部分人得利暗喜,但是,大部分的「台灣一般人」呢?服貿若逐條審查,國民黨逐條動員,民進黨逐條杯葛,無論結果如何「台灣一般人」會得到勝利嗎?服貿若在更嚴謹的防護下通過了,或即使它被阻擋了,中國大陸的影響力就不會進入台灣了?我們對服貿未來「可能造成」的負面影響膽戰心驚,卻對台灣內部現在「已經造成」的千瘡百孔視若無睹。

    這幾年,一次又一次街頭運動,組織與運作是愈來愈成熟了,然而,是否有達成「改善台灣」的目標,這值得想想。要求某人下台,要求政府接受訴求…也許,在每次的個案中都有正當性。但是,這些作為的效果,是割掉了癌瘤後,維持半死不活的狀態,還是徹底讓國家社會體質健康強壯?

下一篇文章,請看:學運能不能救台灣 (下) -- 五個病入膏肓的體質病灶
 

5 comments:

David Wang said...

您好,我可以轉載您這篇文章(包括下集)嗎?我會附上出處和作者的,謝謝!

Homer said...

批評學運不能解決問題,不能對"台灣一般人"有幫助是很冷漠的態度.民主不只是選舉,還有監督,與不斷地參與. 這原是反對黨該做的事. 學運是藍綠兩無能逼出來的公民自救運動.學運當然不能解決問題.學運頂多能指出問題.解決的權力仍在執政黨手上.

candy said...

他沒有批評學運,只是說了,訴求要跟病灶有關,且不能不以社會前進為己任,不參與不代表冷漠,只是一昧抗爭,的確沒有比較高明

陳昆謙 said...

在我看來.只說卻不做.說再有道理也是廢話.最少學生肯行動.做了一定有成果.反觀我們只能像膽小鬼一樣躲在後面.說的再有道理.也是空談.跟本改變不了什麼!

高長楊峻熏 said...

您好,借轉載您這篇文章(包括下集)~ 我會附上出處和作者的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