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11, 2014

在台灣,我們不太思考「什麼是該學的」,只在乎「什麼是會考的」 (一)

(說明:本文是謝宇程在 TEDxNTNU 演講的重點記錄,影片聯結)

    過去二十多年來,教育界有許多改變,但少有改變的一件事是,我們一直在教改。

    教改了這麼多年,我們對教育有比較放心、滿意、樂觀嗎? 如果沒有,原因是什麼呢? 有人說問題出在教育部長,有些人要總統負責,有人責怪老師和學校。但是,有沒有一些因素,是我們都忽略的呢? 我高中到大學的經歷,也許可以作為一個案例,和大家分享。
教改,叫誰改? 謝宇程 at TEDxNTNU 演講
本篇為該演講的重點濃縮 上集

    在高一升高二的分類組,可能是人生第一個重要的選擇。當時,我心裡希望選一類,因為我對語言有些擅長,也對社會和人群好奇。我去書店或圖書館,一向直直走向人文社會書區。但我爸媽希望我讀三類,日後當醫生。我們吵了一架,之後,三加一除以二,我讀了二類。我認為少讀一科生物,也是我的協商成果,還有些高興,並不知道這個決定,對我自己有什麼樣長遠的影響。

    高中在用功讀書當中過去了,直到聯考完,得到不錯的成績,才認真開始想大學和未來的事情。我突然發現,我看到工程類的科系,看到它們的課程,我都不好奇,也不想當工程師,這一下才發現誤會大了。

    在所有二類組可以選的科系之中,我發現工商管理系的課程,我相對不排斥。並且,如果日後成為成功企業家,例如林百里、張忠謀,似乎也將會社會很有貢獻。進了這個科系之後,才再次發現,其實課程也無法讓我感興趣,林百里、張忠謀等企業家,也沒有讀過管理科系。我誤會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