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October 15, 2014

抵制頂新之後,我們需要的商學改革


     今天,提到頂新大家罵。但還在不久之前,頂新一直是以商業成功者的姿態,被各方贊譽、膜拜,甚至學習效法。台灣知名的商管雜誌們,不知寫了多少文章歌頌康師傅和頂新在兩岸的成功。許多去年,知名商業雜誌出版社為頂新集團出了一本書:「康師傅中國兵法——頂新魏家教你世界規格集團戰略」。好個「世界規格集團戰略」,原來其中一條是賣假油。

    我在大學的時候就讀商學(或叫管理學),但是還在當大學生的我,對於教授們滿口冠冕堂皇的管理理論充滿不信任,也不愛讀商業書籍和刊物。而其原因,頂新假油事件已經說得很清楚了:出事前人人追捧,出事後人人喊打,如果管理商學對這些重要議題沒有整治的方法,或頂多充當事後諸葛,它又有什麼價值?

    大學畢業後十幾年,商學讀物、書籍、課程,還是沒處理當年的老問題。他們一直沒有正視這件事 -- 這世界上有兩種截然不同的商業:第一種是把錢當目標,把人當工具;第二種是把人當目標,把錢當工具。

    第一種管理商學,純粹討論如何攫取更多金錢,在這個目標下,員工生活品質、消費者健康安全、環境與社會影響,都可以忽略。探討這一種商學,我們追求的只是一系列數字:本益比、市佔率、淨獲利…。我們向每一個提出「大數字」的企業老闆們下拜,無論他們用的是哪一種「世界規格集團戰略」。

    第二種管理商學,討論如何擴增人們各種福祉:讓員工生活更好,消費者更健康安全,讓環境更永續而社會更公義,在這個目標下,賺錢是為了讓事業存續營運。探討這一種商管,我們不只要研究數字,我們更早會去研究味全和康師傅用的油是否比別的品牌更健康,是否更慎重地使用任何添加物。這一種商學眼光下,一間公司沒有提供更好的服務與商品,卻利用不明、不當的方法增加獲利,就值得鄙視。

    在頂新一次次造假之後,終於引發眾怒,消費者爭相串連要抵制其相關企業。這很好,但不夠好。說真的,如果我們繼續不正視這兩種商學的差別,如果第一種商學繼續大行其道、呼風喚雨,倒了一家頂新,還會有千千萬萬家頂新。如果我們不重視第二種商學,過不了幾天我們又會再次伏拜一個賺錢又多快的公司,並在日後再次發現被欺騙出賣。

    我們需要一次紮紮實實的商學改革。如果管理管不區分兩種商管,甚至以第一種商學為主流思維,只重視數字獲利而不在意實質價值,管理商學將繼續在台灣的進步之路上無關緊要,甚至成為阻力,自甘擔任黑心商人的附庸臣僕。

    商學院和商管雜誌不僅該脫離馬後炮的身分,還應該主動出擊。賣香菸、高糖飲品、炒房炒股、暴大電玩賺錢的公司,該逐一從寶座上請下來接受詢問:「你們為社會帶來什麼價值,你們怎麼看從對社會(可能)造成的損害?」

    管理教育到商業出版品,對於建立一個「後頂新」的台灣產業界有重責大任。商管學界、出版界不該任由自己繼續在「賺多少錢、怎麼賺大錢」這個層次的問題上墮落。「誰真正創造了價值,如何用商業方式永續經營」討論這些課題,才該是他們在社會中該扮演的角色。

    將台灣打造成一個不會出現下一個頂新的商業環境,管理商學還欠缺一個真實的改革:請不要再誤判你眼中的「世界規格集團戰略」,到底是哪一種商業。

(本文已在醒報專欄刊載,並授權其他學與業小棧合作之網路媒體引用轉錄)

1 comment:

Kuo Szu-Wei said...

簡單說,就是完全只為股東利益(RoE/RoA、永續經營),還是為利害關係人,前者是 Stock Holder,後者是 Stake Holder,後者包含您的供應商、客戶、員工、商業夥伴、社會、政府、環境等,簡稱 CSR。